同事那会结婚,人家告诉她,新婚要房子里放个炮,炸炸邪气,这样意预着红红火火,讲究一下。同事小两口都是年轻,也不懂,然后给房子里放了一串一万响的鞭炮。(⊙…⊙)一万响是什么概念,大概就是拉伸起来有4.5米长,能放5分钟那种。然后小两口还“机智”的把鞭炮放铁桶里,怕炸到家具。结果就是铁桶炸破了,家里跟经历了二战一样,满屋子的烟,家具也炸破了皮。小两口对着经久不散的浓烟陷入了沉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