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工伤,脚踝上划了一条大长口子。急急忙忙跑到社区诊所,坐镇的是退休的老医生,一头白发,和蔼可亲,温文尔雅,看着就有种安全感。 进去老医生就让我坐好,说要先用双氧水帮我清理伤口,会有点小疼(巧的是刚好同时有个妹子也是小外伤,在我后面排队)注射器往伤口上推药水的时候,那叫一个疼,我龇牙咧嘴前倾后仰的。 老医生给了我鼓励“这么大的小伙子了,怎么能这就受不了呢?” 说的我窘迫不已,连连点头称是,见笑见笑。(不能在妹子面前丢人!) 包扎好以后医生开始开药,这时候护士进来说“医生,给你双氧水” 我满脸黑人问号,这时候医生扶了下眼镜,看看前面给我洗伤口的双氧水“谁把八四消毒液放我台子上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