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舅舅年轻的时候去当兵,在新兵连,有一天晚上肚子疼,就去厕所拉肚子。

那个时候他们的厕所是像农村那样可以用来积肥的旱厕,里面的电灯是用绳子拉动来开关的一个灯泡。 我舅舅进到厕所,发现拉绳不知道什么时候断掉了,只好摸黑蹲坑。拉着拉着,忽然觉得有一根湿答答黏糊糊的舌头在舔他的屁股。 我舅舅脑海中顿时浮现一幅惊悚的画面——一个人蹲在粪坑里面,环绕着苍蝇和白蛆,屎漫过他的肩膀,他仰着头伸出舌头奋力舔我舅舅的菊花……我舅舅的头皮顿时一炸,像只兔子一样蹿起来,提溜着裤子就冲回了寝室,一边大喊:“有鬼啊有鬼啊!”一边把他们班长摇醒。 班长听我舅舅一描述,心里也有点慌,但是他还是豪气干云地说,怕什么,格老子的,有鬼也干死他。然后把人叫齐,拿起一把巨无霸手电筒,跟个探照灯似的那么大,杀往茅厕。 一行人来到厕所,把门一推。门吱呀一声缓缓开了。班长拿手电往里一照

——屎漫出来了。 (他人版权,侵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