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六七岁的时候,中午趁我妈睡觉,爬树上摘樱桃,摘了一篮子,坐在枝丫上阴凉里慢慢吃,惬意地不得了。f我爸过来了,踮起脚抓了一把就丢嘴里,我抗议:“要吃你自己摘去,我爬了半天呢!”我爸哄我说他能表演“机关枪”,于是就一把把地往嘴里丢樱桃,含了满满一嘴的核忽地“突突突”。我高兴极了,一把把地塞给他,让他表演“突突突”,然而过了一会就哭了起来,因为他突来劲了,不大会就把我的樱桃吃完了。哭声引来了我妈,两人一起罚站我,是因为爬树,他是因为没阻止我爬树,还抢孩子东西吃。他辩解说自己纯属无辜,一颗都没吃,就看着怕我摔下来。情真意切,深情并茂拳拳慈父之心溢于言表,结果晚上就肚子疼,趴那哼哼唧唧,才想起来问我洗没洗。